皇上太粗太硬太大了 色老头网站

云端带着扰扰突然回国,也没有什么可联系的人,就暂时到沈潇潇的单身公寓住了。

洗漱完毕,哄好扰扰睡觉,不知不觉已到深夜。

云端独自站在窗前,望着窗外的景色,她眼波如水,却很平静。

这座城市的灯光,和三年前一样,依旧美丽耀眼,但也刺痛了她的心。

这一次,她不会再让任何人,伤害她和孩子。

——

到了约定面试的日子,云端早早出门。

青湾路88号,云端今天来这里见主顾,就是聘请她回国的人。

据说陆氏集团只有陆家长子陆林风在管,二少爷陆林寒无心经商,跑去从医开了医院,自己专研了心血管疾病,年纪不大,却已经是专家,还获得了医学界大重要大奖。

这让她是有些期待见到陆林寒,一位传奇青年,是什么样的?

拨通电话:“喂,你好,我是云端,已经到门口了”

接待她的人叫岑羽,是陆林寒的助理。

岑羽只是在米其林餐厅吃了一次她做的西餐,就提出见面,并向她发出聘请。

这也让云端有些好奇。

岑羽领着她进来,她大概观察了一下,这幢别墅外表跟其他的别墅没什么两样,布局也相差无几,无非是门庭,花园,喷泉景观之类的。

可进到室内,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。

这幢房子的室内装修,大多采用浅灰色系,奢华大气却又不落俗套。

以前住在云家,虽然也豪华,却跟这里也不是一个档次,看着也更舒心一些。

“云小姐,你随便坐,稍等一下。”

云端点头:“好的。”

云端四处看了看,正走到沙发边要坐下,突然愣住。

好像有人在盯着她……

一回头,她发现楼梯边有个孩子。

他在看谁?

云端回头扫了一圈。

是……在看她?

慢慢起身走过去,云端想要靠近他,却没想到他非常警惕,她刚刚抬起脚步,他立刻反应过来,就往楼上跑。

慌慌张张地,结果,一脚踩空——

“小心!”

云端下意识叫了一声,疾步上前,扶住了他。

云端吓得心脏咚咚直跳,让他站直,云端端量了一下,连忙问:“没事吧,痛不痛?”

“……”他没有说话,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云端的眼睛。

云端不明白他的意思,看他没有喊痛,应该没受伤。

突然,他往前一小步,伸出手,紧紧抱住了云端。

他是……吓到了?

云端没多想,将他搂进了怀里,轻轻拍了拍他的后背。

这个孩子,应该是岑助理说的小少爷陆远岫了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

正哄着陆远岫,一道声音从头上落下来。

云端抬头,一愣。

“你怎么在这?”云端拧眉。

云端听闻过陆林寒的事迹,但是从来没有见过陆林寒本人。

突然他出现在这里,她对他的印象,就只有他在机场说的那些话。

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?这里是陆家,他是谁?

猜测着,陆远岫已经喊了一声:“爹地。”

云端一诧,陆远岫的父亲不应该是……

陆林寒?!

云端有些尴尬,他是陆林寒,是这间屋子的主人,也就是她的主顾……

这份工作薪金丰厚,要是丢了,很可惜。

可是……

云端默不作声。

陆林寒将孩子牵回身边,抚摸着他的头发:“你先上楼,爹地待会儿去找你。”

揪着陆林寒的衣角,陆远岫摇了摇头,不愿意。

除了不爱吃饭,远岫平时还是很听他的话的,怎么今天这么奇怪。

似乎想起了一些事,陆林寒扭头,盯着云端,语气非常不友好:“机场没成功,你竟然还跑到我家里来,还企图接近我儿子,真是小看你了。”

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,他也就顺理认为云端跟那些女人打得是同样的主意。

可偏偏远岫竟然不抗拒她,甚至刚刚还亲密接触了一会儿,陆林寒很是不快。

云端有些恼怒,陆林寒以为自己是朵花吗,蜜蜂都想来他这采蜜?以前她还是云家大小姐的时候,见过的大少爷公子哥也没见像他这么自负的。

想到这,云端忍不住开口:“我只是受到聘请,来面试一份工作,至于陆少说的,我还是那句话,请自重,我是一个专业的厨师,只是来完成雇主的给我的工作。请陆少不要太自我感觉良好!”

陆林寒冷着脸,这个女人已经第二次甩脸给他了,一向只有他教训别人,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教育他了?

“我倒想知道,你有什么本事,能让我雇用你?”正经谈事情的时候,陆林寒给人的感觉更加强烈,本来就是一张冰山脸,说话语气还冷冰冰,简直是一种无形的精神压迫。

“我的本事,就是做饭。”云端扫了他一眼,不想跟他说话。

云端之前已经了解过,她的主要工作,就是让陆远岫吃饭。

听岑羽说,陆林寒是两年前将孩子带回陆家的。这个孩子很小就没了母亲,被一对外国夫妇在几个月的时候收养虐待,常常重伤,正因为如此,陆林寒在M国的医院才发现了他。

据说,当时也是陆林寒去巡查,才在护士那看到了远岫,一番了解之后,决定把他带回家。

起初,是觉得这个孩子的问题严重,只黏着他,不如收养留在身边。后来,则是因为一次输血发现了亲缘关系,成了他亲生的儿子。

陆林寒已经三十岁,这个孩子的出现,让整个陆家都十分重视。首当其冲的,就是她面前的陆林寒。

孩子因为幼时的虐待,患有创伤性应激障碍,伴生严重的厌食症。陆林寒为了治好他,找了很多医生和厨师,但效果却不尽人意。

远岫一头乌黑浓密的短发,深褐色的大眼睛,小小的鼻子,瘦弱的身躯——这个年纪的孩子本该不知世事,没有烦恼,是世界上最灿烂的花,可陆远岫,却像是随时准备枯萎。

他跟扰扰……是一个年纪的。

云端慢慢靠近陆远岫,怕他吓着,她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蹲下来,好奇地问他:“远岫,你刚刚为什么抱我呀?”

陆远岫看了一眼陆林寒,陆林寒跟他对视一眼,看向云端。

这个女人……在打什么主意?

见云端没在看他,还是等着远岫的回答,他点点头,示意陆远岫,不用害怕。

得到了鼓励,远岫也踌躇了很久。过了好一会儿,他迈开步子,慢慢走到云端面前。

其实他也不清楚,为什么要抱云端,但是他喜欢这种感觉,或许是从小被虐待,直到陆林寒出现,保护他,给他安全感。

云端的怀抱,让他感到温暖。

小小的嘴唇动了动,远岫抱着云端,轻声:“你……看我的时候……眼睛里……有星星。”

星星?

云端有点不解。但陆林寒却有些震动。

远岫以前遭受过虐待,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都不相信人。最初救治的时候,除了他接近,大部分时间里,他都会缩在窗边,双眼看着天空,问他在做什么,他就会回答,在等星星。

他刚开始也不理解,后来渐渐走进了远岫的内心,他才知道,只有星夜降临的时候,那对外国夫妇对他的虐待才会停止。所以,远岫认为,是星星在保护他。

星星,是温暖的。

云端在远岫看来,是星星吗?

陆林寒拧眉。

云端不知道这些,但如果这个孩子喜欢她的怀抱,她或许……能用这个点,帮助他治疗厌食。

远岫真的太瘦了,瘦的她心疼。

“远岫,如果你待会能吃掉一碗饭的话,我就多抱你一会儿,你可以答应吗?”

远岫想摇头。

他不喜欢吃饭,他不喜欢吃东西,但是,一碗饭,一个抱抱……

远岫犹豫了很久,看向云端,一字一句:“你……不能耍赖。爹地,就耍赖。”

陆林寒骗自己儿子?

云端抬眼看了一眼陆林寒,撞上视线,她躲开,对远岫伸出小指:“一言为定,远岫也不能耍赖哦。”

回应她的是远岫的点点头。

得到保证,云端站起来,在脑子里迅速翻着有助开胃的食谱,准备去厨房找食材。

“他有没有什么不能吃的,不喜欢吃的,更能接受哪种食物?”

这话是对陆林寒说的。

“除了甜一点的,别的都不爱吃。暂时没发现过敏的东西。”远岫讨厌吃东西,但稍微可以接受甜一点的食物,陆林寒曾经研究过甜食,本来他从不吃,可为了远岫,试了很多遍。

这点倒跟扰扰很像。

知道了注意事项,云端点了点头,钻进了厨房。

陆林寒可是为了远岫操碎了心,单看厨房就知道了。

他家应该是有一个菜园专门种时令蔬菜,刚刚进来的时候她注意到了。

她进去的时候,厨房里正放着一堆新菜,有些大概来不及处理,还带着一点泥土。她看了下,只有几样食材是能用的。

有厌食症的人,没有正常的饮食习惯,肠胃比较弱,不适合吃太生硬不宜消化的食物。

用南瓜和小米煮粥,再加点糖促一下他的胃口?

可是这个,也不够营养。

刚才她观察陆远岫,皮肤有点暗淡,可能是没精神导致的,长期没有补充维生素,也会营养不良的。

蔬菜里,补充维生素的,胡萝卜最合适了。

将胡萝卜和淮山蒸熟,加面粉揉成团,再做出花样来,好看又营养。远岫是个孩子,看到有趣的东西,应该也会对吃饭更感兴趣一些。

决定好,云端就开始处理食材。正冲洗着胡萝卜,她一回头,就看见了陆林寒。

陆林寒对云端还是有点不放心,生怕她为了陆家的工作或者他,往饭里加一些罂粟壳什么骗远岫吃饭。多年养成的对人保持警惕的状态,更何况事关远岫的饮食健康,更不容懈怠。

云端不知道他的想法,否则肯定要骂人。

被他盯了一会儿,云端开口:“我好歹是个专业厨师,米其林三星的,你怀疑我技术,还是闲得没事干?”

她哐一下把胡萝卜扔在案板上,使唤他:“呐,切了。”

陆林寒活到这个年纪还真没被谁指挥过,看了云端一眼,没有理会,转身回客厅。

这个女人真的是……生平仅见。

云端的厨艺,毋庸置疑,是优秀的。

二十分钟后,南瓜小米粥的味道已经飘了起来。

远岫闻见香味,好奇走到流理台边,探出头,看看云端在弄什么。

瞥到远岫,云端轻轻笑了笑:“还有五分钟就好啦!”

怕小家伙跑进厨房被汤水油水溅到,云端把火关小,对他眨了眨眼:“厨房很危险,不能进来哦。”

云端的表情十分温柔,笑起来甜甜的,听到她的话,远岫放开扒着台脚的手,后退了一步,向云端轻轻点了点头。

远岫很懂事,也很乖巧,但是……这么小的孩子,居然会有厌食和创伤应激综合症。

云端真的心疼。

想想她失去的孩子……如果没有那一场风暴,他顺利长大,大概,也那么大了吧?

想到这里,云端心里更加酸涩。也更坚定,要治好远岫的厌食症。

而这一切,陆林寒都看在眼里。

五分钟后,饭就上了桌。

远岫很懂事,不让人喂饭,自己拿着小勺子吃。

刚开始,他满脸嫌弃,不情不愿,可尝了一口,他就展开了眉眼,放松下来。

一点一点的吃,竟然也把那半碗粥吃完了。而且,还吃了小半块淮山萝卜糕。

这是一个令人惊喜的答卷。

把碗放下,陆远岫扯扯陆林寒,意思是他吃好了。

摸了摸肚皮,他十分疑惑:好像,食物也没有那么难吃……

云端松了一口气,生怕他不吃,对有厌食症的孩子,她也有点拿不准。

陆林寒给远岫擦干净嘴巴,对云端说:“你明天可以来上班了。”

陆林寒即使认为云端做的事情都只是为了接近他,可是她或许能治好远岫的厌食症。

他在心中考量了一番,还是觉得可以试试。

“我刚回国,需要几天时间处理一些私事,可以过几天再上班吗?”她和扰扰目前暂时住在沈潇潇的公寓里,还没找好幼儿园,扰扰去上学,她才能放心来上班。

“你最好快点解决,还有,远岫每天早上六点半到七点就会醒,你必须在七点之前把早餐弄好。”远岫的情况已经拖了很久,现在有了转机,多等一天,他都觉得是对远岫的不负责。

云端有些为难,只好解释:“我得将女儿送去幼儿园,不然我也不放心她一个人在家。”

陆林寒反应过来,她是有一个女儿,在机场,他们见过。

眼睛忽闪忽闪的,叫他爹地的样子,十分甜美,好像也不怎么讨厌。

他目光扫过云端,母女俩长得倒也像,生得漂亮。

陆林寒有了远岫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他也希望远岫是个活泼好动的孩子,只是一直都没达成愿望。

他一只手搂着远岫,一只手搭在桌上,两根手指轻敲桌面。

“我给你三天时间,把事情处理好,过来专心做你的工作。”

“你开的条件,我都会满足你。”

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,感觉怪怪的。

面试结束,陆林寒吩咐岑羽送云端离开。

云端走到门口,忽然想起一件事。

还有件事没做。

回头去寻远岫,却看见他在门背后悄悄的望着。

云端上前,望着远岫,她心里有种强烈的感觉,要是远罹还在,应该就像远岫一般的模样吧。

心里突然有些伤感,但她还是挤出微笑,温柔地说:“远岫,改天见。”

远岫的眼里,云端的笑容像阳光一样明媚。

远岫点头回应云端:“嗯……”看着云端的背影,他有些不舍。

陆林寒抱起他,捏捏他干净的脸蛋,有点不满:“放心吧,她会来的。”

他平时走的时候,远岫可没这样送过他。

这个女人,厨艺不错,心思倒也不少。

远岫瞧见他一副郁闷的表情,凑过去,在他耳边轻声问道:“爹地,你喜欢云端吗?”

这种问题,还需要回答吗?

“当然不。”

远岫坠坠肩:“好吧……”

也许你还喜欢

小雪和李老汉瓜地在线阅读_描述我

姜念恩整张脸烧了起来,左手被压着,右手抬起摸了摸鼻子,又揉了揉脸,让自己的表情自然些,不要

爸爸快点我坚持不住了 啊…别,我到

人类对命运的敬畏多半来源于对未知的恐惧。但凡是一个有理智的人,恐怕都不能忍受自己的

男医生做阴超舔我阴部_下面都流水

周围的一切都很安静,墙上的石英钟表时针指向十二点。刘子桓躺在床上,大脑还有些昏沉。此

妙手小神医 小村韵事—花洒小花核

“老爷……”老管家,欲言又止。二公子啊,你这是要把老爷气死的节奏。你看看老爷那背后升

太原市情侣刺激的地方—想要老公却

“此地不宜久留,走,我们马上回程。”杨树看了看这里,已经成了一片火海,这么大的动静很快钦

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 日姐姐与弟

飞飞应下了这个差事,尽管他一直很怀疑堂堂的尹氏竟然来做动画片,好吧,就算是支持国家文化

轮奸女教师 早上醒来胸口堵着气

芬兰着名的基辅车站广场上,肖乐乐站选景指定的站牌前,努力的配合着摄像师的角度,不断的找

QQ骰子游戏规则图片_偷闻女职员用

期末考试很快就要到来,宋湘冉几乎成日都泡在图书馆里面,所以一忙起来,便没有时间和方清铭

chinese年轻小帅 老婆和傻三叔

作者有话要说:……突然觉得耽美写多了我写个言情都能写成耽美。于是谢谢留言啦,这次更新

千秋我为凰 颠覆神雕侠侣 小说

季·不知所措·梓楠刘·一脸懵逼·昊然拍吻戏的通知是头一天临时下达的第二天两个人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