少妇和六个农民工 跟已婚男人睡了会怎么样

叶离想了一会,这才寻了个借口解释道:“我之前和娘去过一趟清台县,当时在一个铺子里看到老板和外商在谈生意,正好听到那人说有个从海外带来的东西,名叫地瓜,见这玩意新鲜我就多瞅了两眼,把样子给记了下来。”

叶离如今已经对这里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,桃花村是个地势不错的村子,隶属于云州,而云州具体有多大她倒是不知道,只知道云州一共三个县——隶县、清台县、临甘县。

其中,清台县离桃花村最近,只十几里地,而云州则要稍远一些。

“那你这是?”苏清墨神情古怪的看着叶离手中的地瓜。

“哦,这个啊,这是我今日在路上捡的,我看这玩意长得和那洋商说的地瓜一模一样,又抽了芽,所以就想种下试试。”叶离打着哈哈道。

苏家因为没有多少劳动力,所以家中的田地全都租出去了,如今也就只剩下两块离家不算太远的地,因为太旱所以没人愿意要,也根本不适合种麦子什么的,所以一直荒着。

地瓜耐旱,她这才打算挑一块荒地来试一试。

“家中田地全都租出去了,这东西怕是只能种在菜园子里了。”苏清墨以为叶离不知道这回事,沉声提醒道。

“家里还剩两块旱地,听说地瓜十分耐旱,我想还是可以试试的。”叶离知道他的心思,连忙解释道。

家中田地的事情她自然早就向苏氏探问了,两块旱地她昨天也去看过了,到时候她拿一块地来种地瓜,定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。

“那两块地因是旱地,已经荒了好些年头,这东西栽进去怕是活不成。”苏清墨去参军之前,家中田地的活计一直是由他干的,所以他对这些事情也了解的很。

“无妨,试试再说。”叶离不以为然的笑道。

“那便试试吧。”苏清墨倒也由着她,不管能不能种活,只要叶离高兴那就随她去了。

叶离也没打算直接将种下,她先是将抽了芽的地瓜种到了菜园子里,等长出了地瓜藤这才挑了最好的剪下来,一一插种到田里去。

苏清墨虽是好些年没干农活了,但是如今做来却也顺手的很,手脚麻利,没一会就把地全都给翻好了。

叶离准备了不少的肥料,随后让苏清墨把田地分成一垄一垄,两旁用土盖上,然后将幼苗隔着适当的距离一一放下埋进土里,再施肥掩上土。

“就凭你这几根破藤能长出什么好吃的果实来?”苏氏见叶离和苏清墨在地里捣鼓,特意过来瞅了一眼,看叶离将这般娇嫩的藤苗埋进土里,立刻就开始长篇大论。

“你们这是闲着没事找事?清墨,你这才刚回来,在这瞎倒腾些什么啊?就这玩意?没几天就要死了,哪能在旱地活的了?”苏氏喋喋不休的数落,话虽然是对着苏清墨说的,但几人都知道那些全是说给叶离听的,说的都是数落她的话。

“娘,您放心好了,等过几个月,这地里定能结满地瓜。”叶离手下动作不停,麻利的将一整排的地瓜苗上了肥掩上土。

“你个年轻小姑娘能懂些什么?这什么地瓜我可是听都没听过,你就听那些人给你瞎扯吧!”苏氏冷哼一声,已经做好了看她笑话的准备。

苏家这块地因为是旱地,什么东西也种不了,就算是种活了点东西那也是毫无收成的,这么多年来一直如此,他们当初也以为这是可以克服的,直到种了各种作物都以失败告终,这才不得不死心,放弃了这两块田地。

如今,叶离不过是重蹈他们的覆辙罢了。

“清墨,她爱瞎倒腾就让她倒腾去,你在这跟着凑什么热闹?没得白受罪。”苏氏自然是心疼自家儿子,不想他跟着叶离在这白忙活受罪。

叶离在家中虽然勤快,但到底是个外人,这些日子她干活麻利,令苏氏十分满意,所以地瓜藤的事情苏氏才没和她太过计较,只是嘴上骂骂咧咧的说了几句。

也许你还喜欢

分手前一夜都狠狠地做了我 将军你

作者有话要说:作者提外话:这礼拜学校在忙选课与一些事,比较没时间让我将这章作个结尾,本来

淫男乱女小说 女撩男肉肉男主整夜

“穆槿,苏芮。”当陌生而醇厚的声音传入穆槿和苏芮的耳中时,两人同时转过头寻着声音望去

专上豪门贵妇_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

“知道了,吃饭。”秦寒看着她这幅高兴的样子,不由得觉得越看越像是小孩子。吃过饭,邵萌跑

猛吸奶水的老汉 圣僧我难受

我拉过一脸无措的尘,坐了下来。本来很好的心情一下子全没了。我只能一声叹息了。饭后就

园丁被杰克啪到哭文—草莓塞里面一

在蒙德安一方的势力全部死去的时候了,宫殿之中的人影再一次浮现,那道人影对着牙他们笑道

唔啊好大好烫哈—摄政王追妻记 小

第149章 机会来了“哈哈哈——”胡广大笑出声,“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呢,姜老头,你也不

书记玩小嫩草 被口爆了的经历

战战兢兢了一整天,待到第二天上学时,担心的心情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。任他再多的担忧焦虑

freeXXXHDjaV日本熟 和男朋友水床

“你这么看着我,干什么?”上官怡回头看到韩飞盯着自己,有些不自在地说道。“啊?哦~”韩飞

各类女主NP文 三叔你的好大慢点我

地点:半步多某客栈某房间时间:某年某月某日半人物:熟睡的法海和某只不明生物某只不明生物

和老外交换太大了第二部分 斗罗大

>>>>>【Alpha,天生的领导者,么……】折原临也坐在转椅上转来转去,用胳膊支撑着头,像是在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