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长在学校把我的处破了 男主调教女主 惩罚

男人环顾了下出租屋内的一切,脸还是又白又冷,“你是做什么的?看起来,你收入应该不多。”

白玥咬了咬唇,没说话,只盯着那人,表达内心的不悦。

“说个数吧。”男人继续说。

白玥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过了几秒,直接走去开了大门,“既然你有钱,那衣服也不用我送你了,自己去买吧。慢走不送。”

白玥把那男人赶了出去。

她重新坐到了电脑前,开始码字。

走廊上,男人身边现出一个鬼影来,只是一个影子,看不见实体,一身古人打扮,月白色长衫,修眉俊眼,束着长发,脸上是揶揄的表情,“出师不利,哈?”

身穿女性衣物的某男,双臂环抱,一脸不悦,“能换人吗?”

鬼影摸着下巴,“我记得,是你选的她,这会要换,还得去找个干净的灵魂,现在这世道,不容易。”

“我那是看她——”男人摇摇头,“算了!”

鬼影伸出手来象征性地拍了拍男人的肩膀,“迷幻术和美男计不管用,苦肉计总是能行的。”说着径直往前走,逐渐消失在视线之内。

白玥一直码字到中午十二点,肚子饿了,她才停了敲击键盘的手,伸了个大懒腰,脑子里寻思着中午吃什么。

冰箱里还有点昨天的剩饭,炒个蛋炒饭,再冲一碗速食的芙蓉鲜蔬汤,中午饭就搞定了。

她炒好饭冲好汤,端到电脑桌前,边吃饭边思考自己文里面接下去的情节,正吃着喝着,门铃响了,她起身走过去,隔着门问:“哪位?”

“你好,快递!”门外答。

她想起来今天是有个快递要收,开了门,是那个经常给她送快递的快递员。

白玥把件拿过来签收了,随意跟对方寒暄了几句,快递小哥转身走了,她正要关门,余光却瞥见了走廊上蜷缩在角落里的那乞丐。

“哎!——”白玥想喊住快递员帮她赶走乞丐,却慢了一步,快递员已经按电梯下楼了。

白玥只好自己个去面对那乞丐。

走廊里不是一般的冷,白玥身上穿着居家毛衣还没踏出房门都觉得牙齿直打架,何况穿得单薄蹲缩在墙角的那人,她看到他紧闭着眼浑身颤抖脸都冻得青紫了。

自己是不是,太冷漠无情了些?

白玥在心里自省。

她裹紧身上的毛衣,快步过去那乞丐面前,她眼睛浅度近视,这时才看清那人脸上青紫中还透着一股不正常的潮红,像是在发着高热,她担心地问:“你,你没事吧?”

乞丐睁开眼,看了她一眼,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,声音沙哑异常,嗓子像是被砂纸狠狠磨过一样,“好冷……”

她探出手去,在那人的额头上摸了一下,真的好烫!

这——

白玥只好扶着那人又进了屋。

房门关了之后,鬼影再一次出现在走廊上,自顾自地嘀咕着:“啧,大几百年没染过风寒,居然装得还挺像。”

两人进了屋,白玥将男人扶到了沙发上,赶紧去倒了杯温水过来,扶着他喂他喝了两口。

“你等等,我去找点退烧药给你吃。”

被那人叫住,“不用了,我没事。”

白玥转头看他,发现他的脸真的没有刚才那么红了,用手探了探他额头,也不像刚才那么滚烫了。

咦,这人怎么好的这么快?

也许你还喜欢

分手前一夜都狠狠地做了我 将军你

作者有话要说:作者提外话:这礼拜学校在忙选课与一些事,比较没时间让我将这章作个结尾,本来

淫男乱女小说 女撩男肉肉男主整夜

“穆槿,苏芮。”当陌生而醇厚的声音传入穆槿和苏芮的耳中时,两人同时转过头寻着声音望去

专上豪门贵妇_老师你下面好紧h文

“知道了,吃饭。”秦寒看着她这幅高兴的样子,不由得觉得越看越像是小孩子。吃过饭,邵萌跑

猛吸奶水的老汉 圣僧我难受

我拉过一脸无措的尘,坐了下来。本来很好的心情一下子全没了。我只能一声叹息了。饭后就

园丁被杰克啪到哭文—草莓塞里面一

在蒙德安一方的势力全部死去的时候了,宫殿之中的人影再一次浮现,那道人影对着牙他们笑道

唔啊好大好烫哈—摄政王追妻记 小

第149章 机会来了“哈哈哈——”胡广大笑出声,“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呢,姜老头,你也不